雙十

糧食不足於是成為自耕農。

【HQ!!】【瀨見白】伴你身邊

一些私設有。

應該是無差,尚未交往的設定。

好啦其實這麼說是因為我本身不太吃瀨見白,但是也不知道究竟為什麼就產了這篇哈哈哈

一定是太缺乏瀨見見能量(乾枯

本身是不會特別記日子的人,生日也很少能記住,但突然想到今天是310瀨見白日,就把之前寫一半的文趕快生出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瀨見看著走在自己前方的白布,兩人之間明明只隔著不到三公尺但整個空氣讓他覺得大概已凍結到零下三度。平時兩人都是並肩一起走,而不是像今天這樣一前一後的。 
 

瀨見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自從發現白布面色變得相當不善時他就決定先自己思考一下該怎麼向對方搭話,雖然他自認並不是拙於言辭的人,但覺得對於白布還是必須多加考慮再開口。 
 

真是不可愛的後輩。
 
 
白布能感受到身後有一道視線一直盯著自己,然而他並無打算放慢腳步或是回頭。他現在的心情實在稱不上好,知道自家前輩一定在滿腦子拼命思考但又偏偏想不通,更讓他覺得打從心底一股氣上來,但其實自己也知道這根本是做無用功,後方那人大概還是拿不定主意。
 
 
真是遲鈍的前輩。
 
 
至於白布現在散發著冰冷氣場的理由,起因是今天和一所大學比了練習賽,不是比賽本身出了什麼問題,而是某個意外的發展讓白布很不悅。
 
 
一起比練習賽的大學球隊的女球經,正好是瀨見的幼時玩伴,雖然兩人差了一歲,且從高中開始就唸不同的學校,但因為仍保持聯絡,偶爾會聊聊天,所以至今相處起來也沒變得生疏。
  
 
當然白布原本是不知道這些事的。大學球隊剛到達時,對面的球經就熱情地向自家二傳前輩揮手打招呼,不等眾人發出疑惑,天童就替瀨見說明一切。大家點點頭表示理解,接著往球場的方向前進。
  

剛開始白布並沒有產生什麼特別的想法,但在中場休息時,白布忍不住去注意瀨見的動向,果然看到他在和那位經理聊天,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讓一向似是沒情緒無表情的白布覺得莫名不悅。他正打算上前跟瀨見說話,沒想到聽見兩人恰巧在談論他的事,讓他停下了腳步。
  
 
「白布啊,是個很優秀的二傳對吧。不過缺點就是一點都不愛聽前輩說話,我們的王牌若利除外啦。」  
 

「誒,那麼你們兩個打同樣的位子,平常也不會進行球技或戰術的交流嗎?」女經理很是驚訝的樣子。
 
 
「……因為他總是冷冰冰的,很不可愛啊!」瀨見彆扭了一下,隨即又接著說,「但是我也說過,他是很好的二傳手,我想他不需要我的擔心煩惱。」

  
「聽起來我很沒用吧,身為前輩我不能為他做什麼。」
  
 
兩人的對話隨即被歸隊的呼喊聲給中斷,練習賽繼續進行。白布在第一個托球失誤後就盡全力想辦法將剛才聽到的話暫時拋之腦後,免得之後持續失誤就得挨教練一頓臭罵。很討厭自己的情緒這麼容易受到那個人影響,但他無可奈何,在這件事情上他的控制力幾乎派不上用場。

    
比賽很順利地結束了,對方的球員們紛紛上了巴士。瀨見和女經理站在販賣機前,前者投了飲料後,繼續方才未盡的話。

  
「英太,你真的認為你那位後輩不需要,或者說不喜歡聽你說話嗎?」
 
 
「哈哈,我剛才有說白布不喜歡聽前輩說話對吧。但事實上應該只包含我吧,有時天童會講些令人煩躁的話就不列入了,這很明顯不是嗎?」
 
 
瀨見語調爽朗,但忍不住流露出無奈的神情卻被對方看的一清二楚。

 
「真是傻啊你,我覺得你才是一點都沒理解別人的心情呢。」女經理搖頭嘆氣。

 
「我常聽說,二傳手是容易孤獨的。我相信你早已有所體會,那麼那位後輩又是怎麼想的呢?你真的搞清楚了嗎?我想他一定希望有天你能真正了解他的心情,對嗎?」她望向瀨見身後微微一笑,白布就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既然被點到了也好像不能視而不見逕自走人,只好緩慢朝向他們走去。
 
 
聽了對方的話,再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後輩,瀨見突然有點不知所措。

 
「我該上去巴士了,這個算是開導你的小小收費。」不知道什麼時候女經理早已拿著他的零錢包去投販賣機了,她把錢包塞回瀨見手中,輕晃著飲料,語調輕盈愉快。

 
「還有,」她向巴士的方向走,突然回頭說,「英太今天的發球超帥的喔,我都看得入迷了!下次再找時間一起出去玩吧!」

 
接著果不其然看到白布的表情冷了三分,太有趣了,她背對他們壞笑。

 
這傢伙一定能想通的吧。

 
解散之後,白布很難得主動向瀨見開口提出一起去書店一趟。他們先各自回宿舍放下書包再一起走出校外。然而瀨見一看到在校門口的白布雖然平時就很冷淡而現在是更加冰冷的表情,就開始暗自苦惱。莫名有點沉重的氣氛迫使瀨見拼命思考著是什麼讓這位後輩如此不對勁。

 
他想到兒時玩伴不久前才對他說的話。

 
二傳手是孤獨的。是啊,他也曾經深切體會這種感受。即使和隊友一起站在球場,相互打氣鼓勵,但有時仍有一種彷彿站在崖邊,岌岌可危,底下是深不見底的泥沼,而他沒有信心自己已有足夠強大的雙翅能向上飛。他總是認為白布足夠優秀,即使沒有自己也不會造成影響,卻沒發現這樣就如同將白布一人置於那懸崖邊而不理。

 
即使對方不會主動開口尋求幫助,即使自己實際上也並不能為對方做些什麼。但不代表他只能選擇永遠待在遠方默不作聲。

 
「白布。」瀨見終於開口。

 
「有什麼事情嗎瀨見前輩。」被呼喚的那人沒有回頭,繼續走著。

 
「嗯……只是想告訴你,我一直在你身邊。」

「……瀨見前輩突然間在說什麼啊,真奇怪。」白布終於放慢腳步並回頭看著瀨見邊回話。瀨見連忙快步走上前和他並肩走著。
 
 
「啊啊、我是說你如果可愛一點就好啦!不過雖然你既不可愛也不老實,身為前輩我還是很願意照顧你們這些後輩的。所以放心吧。」瀨見說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達什麼,覺得有點懊惱。

 
「當然,瀨見前輩連對其他前輩都很照顧,就像老媽一樣囉嗦。」白布淡淡地說。

 
「是是,但可不是每個人約我一起去書局還是哪裡我都奉陪啊。」瀨見看著白布,露出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
 

只見白布撇過頭,又加速腳步與對方拉開距離。

聽到瀨見說會一直在自己身邊,白布不得不承認這句話帶給他很大的安心感。也許他總是表現出沒興趣和對方打交道的態度,但其實並不討厭他這種開朗的性格和老媽一樣的愛操心的行為。他自己也知道當對方在關係他時,雖然他總是一臉不耐或無所謂,但其實每次心裡都漾起一點一點開心的感覺。

唉,以前覺得前輩真的很遲鈍,也許根本不是如此。他不禁這樣想,試圖忽略自己臉上慢慢出現的熱度。

 
看著突然又搶著走在自己前方的後輩,瀨見不明所以,不過他也不介意了,甚至有點開心,他明顯感受到白布原本散發的冰冷氣場已消失殆盡。
 

其實這個後輩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嘛。

 
--- 
 

買完文具用品和參考書的兩人沿原路走回學校。一路上的安靜沒有維持很久,這次換白布先開口。
 
 
「瀨見前輩。」

「嗯?」

「你剛才說,不是誰的邀約你都奉陪的吧。」白布提起剛才對方說的話。

 
「是啊,因為我偶爾也會犯懶啊,不過如果是你難得開口我絕對不拒絕哦!」瀨見愉快地說。
 

「哦,那麼XX大學的排球隊女經理呢?」白布面無表情地問。

「咦?噢。」瀨見想起她臨走前說的話,繼續回答。「好久沒和她出去了呢,估計下次她會想去動物園吧,總是喜歡去人擠人的地方卻又愛嫌熱,真受不了……」

 
瀨見濤濤不絕地說著,但當他轉頭看到自家後輩的表情便馬上噤聲,而且開始冒冷汗。

「……」

果然是遲鈍到極點的前輩!白布完全想收回先去自己愚蠢的想法。

 
「……白布啊,如果我們要一起出去玩當然也沒問題,哈哈哈哈……等下別突然走這麼快!」

「現在完全不想看見瀨見前輩。」白布用力踩著步伐走著。

知道現在太接近白布大概會被凍成冰,瀨見只好維持著幾步之距在後,稍微提高音量說,「不論如何,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白布聞言仍繼續走著,但嘴角輕輕勾起微笑的弧度。

Fin.

---
 

其實卡了一陣不知道該怎麼收尾……原本想多寫一些白布的想法。在球場時,瀨見在場外,在他身後。然而這位前輩即使不是正選,球風也和自己所追求的截然不同,但更多時候卻能感受到他彷彿就在前面,為自己遮風擋雨;他也會在身後默默關注、守護自己。他在他身後,在他身前,也在他身側,陪伴著彼此。

沒能在文裡表達出來覺得很可惜(哭

最後還是謝謝看完的你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