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

糧食不足於是成為自耕農。

【HQ!!】【天瀨見】論天童覺喜歡恐怖節目(或某人)的原因

天童覺向來對恐怖靈異節目抱有莫大的興趣。
 
 
一般來說,由於牛島若利對排球以外的事向來沉默寡言,即便是天童覺也會不停換話題來使對話(更像是一問一答)得以延續,然而他對恐怖節目或電影的熱衷度甚至達到能和對方侃侃而談一整個用餐時間還意猶未盡。
 
 
---
 
 
瀨見英太雖然曾吐槽自家隊長怎麼看都沒有跟那位紅髮攔網手聊得很嗨(因為依然是一問一答的牛島式對話),但也是很佩服天童覺對恐怖節目的熱情。他自己沒有特別愛的番組,倒是有幾次被逮到拖著去宿舍交誼廳看恐怖片或僵屍片。看的當下總忍不住會跟著主角提心吊膽,猜測恐怖的東西會在哪一刻出現,又或是擔心會不會有哪個主要人物會被殺死。然而每次一轉頭看向旁邊拖著他來看電視的兇手卻一直是一副十分輕鬆愜意、不甚在乎人物或劇情發展的樣子,讓他頗無言。但後來他發現其實對方意外的都有把細節記得頗為詳細,不過對方表示整個影片裡的重點果然還是喜歡的女星的演出啊。每次劇終後瀨見英太都有種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天童覺總會順口嘲弄說英太君如果害怕不敢一個人睡我也不介意你來和我擠一張床唷,接著收到對方一個白眼回擊跟你睡我才真的會做惡夢呢。兩人就這樣在晚間的交誼廳裡小聲聊天(或互相言語攻擊)最後散場。
 
 
但是在這麼多次的恐怖片觀賞與交流裡,瀨見英太從來沒開口問天童覺熱愛這些東西的原因,後來想起時往往覺得有些可惜卻也不甚介懷,下一次不知有意還是無心,他仍不會記得問問對方。
 
 
---
 
 
在春高預選決賽時,場內和板凳的球員都發現到自家隊長對日向翔陽的莫名不悅感,所有人都對牛島若利這樣的情緒感到些許吃驚。而天童覺只是幽幽地說,若利是不喜歡恐怖的事物吧,因為難以理解所以討厭,像是幽靈呀、貞子呀、烏野10號小不點呀。
 
 
在場外的瀨見英太並沒有聽到,不過後來當他終於問了天童覺類似的問題時,也得到了類似的答案。這都是後話了。
 
 
---
 
 
再一次的瀨見英太被天童覺半拉半拖來到交誼廳,明明像往常一樣宣稱要他來當看恐怖節目的伴,但坐定在沙發上卻遲遲不見天童覺有任何要去開電視的意願。瀨見英太困惑,倒是主動伸手要去搆對方身側的遙控器,卻不料對方突然轉過頭來,視線直盯著令他有點背脊發涼。他默默放下遙控器。
 
 
天童覺湊到瀨見英太的耳邊說了些什麼。
 
 
---
 
 
天童覺當然並不懼怕鬼怪,但恐怖的東西總是令人摸不清看不透,撲朔迷離,一個不慎還會使其成為心頭一塊疙瘩。就比如瀨見英太。對於天童覺來說,他便是個難以捉摸的存在。
 
 
從高中一年級認識到現在,瀨見英太總是笑臉盈盈,不能說是充滿活力(至少比不上某個目標是超越現任王牌的傢伙),但每次的部活都能見他似是十分有朝氣。即便是後來不當正二傳,亦或是因為幾乎沒有任何前輩威嚴感而被後輩開開小玩笑,當然還有天童覺最擅長的惡作劇,都不見他有過負面的情緒反應,最多就是抱怨後輩真是不可愛以及怒吼天童你真的很可惡。
 
 
這是排球部的瀨見英太,但這不會是全部的瀨見英太,冰山一角,即使同年也彷彿有著難以跨越的距離。
 
 
如果說喜歡恐怖片是對劇中的離奇懸疑感到有趣,那麼對瀨見英太感興趣又代表什麼呢?
 
 
天童覺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真的讓另一人徹底了解,然而他只強烈覺得他想要了解瀨見英太,想要完全地懂他。如果他能成為跨越對方深不見底的鴻溝的人,必定會知曉對方內心的不一樣的景色。
 
 
即使覺得恐怖,他仍如此盼望。
 
 
---
 
 
「為什麼?」
 
 
「英太君你知道嗎~恐怖的事物之所以恐怖,是因為他們讓人摸不著頭緒、難以預測啊。」
 
 
「……所以?」
 
 
「然而試圖把他們弄清楚搞明白,不覺得會很有趣嗎~」
 
 
「這就是你喜歡的原因?」
 
 
「這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
  
 
Fin.
 
 
---
 
 
取名廢orz
雖然已經開始放假將近一週,日子還是很頹廢,半夜在鏡子前抬起頭看到映出來那張慘白掛著黑眼圈整個無血色的臉還嚇了一跳,我也不懂幹嘛這樣折磨自己,於是怒產糧(前因後果根本對不上啊
好想去CWT45掃本可是手頭吃緊完全無法(痛哭
通常只衝暑假場的 還得存錢慢慢等
不禁難過太晚入小排球坑了…去年九月份才入坑就此慘摔爬不起來qwq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