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

糧食不足於是成為自耕農。

【HQ!!】【白鳥澤】一個關於瀨見英太的腦洞

如題~

就算期末考快要爆炸了還是想把腦洞填一填。

---

要說特別的髮色,在白鳥澤排球部裡,除了天童覺那一頭扎眼的紅髮外,瀨見英太同樣不落人後。淺奶茶色的頭髮,只有髮尾呈現較深的褐色,這種奇妙的髮色變化其實讓眾人頗為臆測紛紛。



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之一(我可是英太君的頭好知己哦~我知道英太君的所有小秘密唷~)表示,他有著好幾次到瀨見家拜訪的經驗,瀨見英太的父母分別有著他的兩種髮色,而且是天生的絕無後天染色,所以說,貌似得到這樣的遺傳也是有著相當的可能性。這位消息提供者以非常有自信的樣子表示,無需多想無需多疑,就是這樣不會錯的。



再來,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之二(嗯?平常是不會注意這個,不會影響打球不是嗎?)表示,雖然平時沒對瀨見英太的髮色這件事抱有任何疑惑,但某次三年級們一起在食堂吃中餐時,他看到他的隊友掉落在桌上的一根頭髮,已經有一定的長度卻整根都是淺色的,他忍不住想也許是頭髮的顏色是特意挑染的。這位消息提供者後來只是淡淡地說道,反正打球一樣很好,很快就不在意了,當然也沒多問。


 
接著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之三(我為什麼要在意瀨見前輩的頭髮啊……)表示,第一次見到瀨見英太時確實被他的髮色吸引住目光了,因為從來沒看過,不過要說有什麼感想的話,大概就是覺得這兩種顏色在同一人的髮絲上意外的合適,而且辨識度很高。然後消息提供者悠悠地說道,雖然辨識這是誰的頭髮在通常情況下好像沒什麼必要,但說不定哪天可以成為把柄,像是犯罪在場證明之類的(笑)。



最後,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之四(瀨見前輩嗎?確實呢,而且頭髮看起來好好摸的樣子……)表示,他猜測瀨見英太說不定原來是淺色的頭髮,染了深色後淺髮又重新長出來,變成一顆逆布丁頭。雖然聽起來是很奇葩,但也不無道理。最後消息提供者一臉嚮往的神情喃喃說道,好想摸摸看前輩的頭髮啊。



噢,突然冒出一個也自稱是可靠消息來源的人(瀨見前輩的頭髮真的很酷呢!我要不要也染成那樣呢!)(不,你的瀏海已經夠酷了,千萬不要。)表示,他曾經在部活室看見天童覺拿著不知明的東西往正在打盹的瀨見英太的頭髮上刷來刷去,大約半小時後就看見後者追著前者滿校園跑,那天部活大家看見了一個髮尾變成土豪金的瀨見英太。這位消息提供者充滿驚嘆地說道,雖然略微驚悚但那顏色也很酷!不過隔天髮色就恢復了!



---



「什麼東西啊這些,是在做採訪嗎?而且議題居然是關於我的頭髮,絕對是吃飽太閒。」瀨見英太翻完五色工剛才一臉得意遞過來的小筆記本,又想到被惡作劇的悲慘回憶,覺得只想扶額歇一會。
 

 
「英太君~你難道都不知道,認識你的人必定都討論過你的髮色這件事嗎?真是遲鈍啊遲鈍。」天童覺整整自己一頭用髮膠固定的衝天紅髮,完全是一臉看好戲的看著自家三年級二傳手臉上複雜的神情。



「那麼,瀨見前輩要說到底哪個說法才是對的或是最接近的嗎?」白布賢二郎問,內心在吶喊想快點回去洗澡睡覺。然而並不想承認自己多少有那麼一點好奇。

 

「若利呢~若利君也很好奇對吧。」



「嗯?哦,我覺得知不知道都無所謂,不過好像有點有趣。」依然是很平淡的語氣。



「若利這哪裡有趣了……」事主無奈。



「英太怎麼樣,就說吧,雖然我覺得當成一個都市傳說好像也不錯。」大平獅音笑著說。



「為什麼這種事能成為都市傳說……」



「想摸……」川西太一以幾不可聞的音量說。



「川西你剛剛說了什麼嗎?」來自二年級二傳手的關心。



「瀨見前輩!請問如果我把髮型弄得更你一樣會更好看嗎?」



「絕對不會。」得到除了牛島若利以外所有人的開口反駁。五色工默默蹲回角落畫圈圈。



「噗哈——工維持這樣就很好啦,別忘了你的瀏海就跟以前的我一樣——酷!」



「明明就像個呆西瓜皮……」瀨見英太吐槽。



突然一陣鈴響,是瀨見英太的手機。



「喂,媽媽……好,部活結束了,我這就回去。」



「啊啦,瀨見見要走啦,路上小心~」



「不要那樣叫我!明天見啦。」和隊員們紛紛道別,瀨見英太背起運動背包離開部活室。
 


「所以說,英太的髮色之謎今天依然沒解開呢。」山形隼人一語道出重點。



「……」



就讓這件事繼續成為都市傳說吧。



Fin.



---



把川西設定成喜歡もふもふ柔軟物了啊哈哈哈哈(

有人也思考過瀨見的髮色問題嗎~木兔的我也有想過,總之覺得很奇妙(爛結論

我自己是最支持逆布丁的說法XD

期末考週每天刷一波小排球是我的精神動力~

希望之後能漸漸把自己的腦洞產物寫出來。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