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

糧食不足於是成為自耕農。

【HQ!!】【天童×瀨見】手

天童×瀨見

可能OOC請見諒。

靈感來自於tumblr的一張圖,很喜歡那位太太畫的排球和白鳥澤。文末附上圖源。

---

那雙手是那麼的美麗。

和每個排球員一樣都是略為粗糙而不會是柔軟的,屬於二傳手的手。雖然指腹滿是硬繭,但絲毫不會影響手掌的托球及指尖對球細微的感觸。不如說正是因為已經習慣了,長久以來日覆一日的練習,讓手上每個繭都習慣了、記住了與球相觸的感覺,所以即使是極其細微變化,都能夠確實察覺到。

應當如此的,不是嗎?

將球拋向上,助跑,跳躍,伸出的右手用力而精準的朝已定位好的發球點將球打向網的另一側。得分。

一樣的一分,為自己的隊伍得到的一分,只是方式不再相同。

一樣的持續著每次部活的練習,只是練習的部分也做了大幅的調整。比起傳球給攻手,更勤練的是強而有力的跳發球。那雙手依然保持著指甲的平滑整潔、但指節分明的右手漸漸多出了紅腫傷痕。

「英太君~今天還是拚命練跳發呢。」總是喜歡在部活時間趁隙偷懶的天童看著場內,瀨見正要再一次發球。

能夠作為二傳手在比賽中出場的機會少得幾乎沒有,因為若是讓自己上場托球,就會忍不住想要成為隊伍進攻的司令塔,反而讓他們的王牌發揮得少吧。然而白鳥澤不是也不能是這樣的隊伍。既然有一枚強大得足以輾壓對手的大砲,為什麼不就讓其鋒芒畢露、將對手用這枚大砲盡數擊倒呢?

所以他只能作為關鍵球發球員上場。

瀨見又發了一記完美的球。今天的訓練已經不知道發了多少顆球了,疲累感讓他決定去收拾下球然後休息。

天童走了過來。

「英太君啊,為什麼這麼執著呢?」不論是對身為二傳手的自我意識、或是對跳發球精準掌控的追求。雖然這是個問句,但也不是為了想得到回答才說出來,對方的答案會是什麼他心裡也猜得差不多。

天童看著瀨見的右手,練習之前才纏上的膠布已經有點破裂鬆脫。瀨見把膠布解開,手上沒有傷口,但湊近看就能發現其實仍然留下了一些疤痕。

曾幾何時,那雙手的主人,不再好好的照顧它們了。

無法忘記那雙手曾經是多麼美麗,讓他的目光不自覺地就被吸引,甚至會莫名地想要觸碰。

「因為對我來說,那就是我當二傳手的意義。我想要成為球場上的引導者,我想製造每個能得分的機會,托出我覺得最能夠順利得分的每一球。」即使天童沒把問題說得很明白,瀨見也懂他意旨為何。

而瀨見會回答是天童所沒想到的事。

「也許大家會覺得以若利為主把球給他也是一樣的,因為若利能夠得分。但賽場中總還是有很多其他考量不是嗎?況且,我想彰顯『我是二傳手』這個念頭。我想讓對手強烈意識到我也是隊伍中的一名強者、只要是由我托出的球都能完美得分,我想與其他二傳手競爭。我的這些野心和執著,才是我為二傳的信念所在。」他邊收拾一地的球邊說。

如果屏除這些,就不是我所追尋的排球了。我希望自己以二傳手的身分在球場中的意義,除這些以外沒有別的,也不能、不會是別的。僅此而已。

但是如今褪去了這身戰袍,還能以什麼為武器去戰鬥?

「現在的我只有在發球時能上場,既然如此,如果連發球都幫不上隊伍的忙,我還算什麼白鳥澤的排球部員呢?」瀨見瞬間變得有些嚴肅,不過很快又改變了表情,「而且如今,只有在發球時我才是自由的。我享受著這份自由。」

「英太君果然很認真啊。」天童彎腰撿了幾顆球,在瀨見看不見的角度嘆了口氣。

「不會不捨嗎?據說二傳手的手為了精密控制球,對於手都是特別細心保養的。只要感覺不太一樣,都是很明顯能發現的呢。」

「啊,是啊。變得頻繁練習發球時,確實很不習慣,手也受傷好幾次。偶爾打練習在托球時也覺得不太對勁,但是久了就習慣了。」瀨見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微微歪著頭,「這些傷痕也已經成為我的手的一部份,帶這它們一起習慣托球就沒問題了。」說完還笑了起來。

才不是指這個呢。而且笑什麼啊。天童腹緋。

嘴上說著什麼自己有所堅持、要用自己最原本的力量去比拚,其實說到底,還不都是會選擇對大家最好的那個選項。

總是永遠都那麼穩重自持,優先考量他人的事,願為大局委身。一直都是如此溫柔又貼心呢,英太君。

收拾完後,瀨見靠著牆壁席地而坐,擰開水瓶的蓋子開始大口灌水,右手搭著脖子上的毛巾擦汗。天童坐在他身側,視線從他的指尖開始描繪,順著腕骨而下,向上到因吞嚥而滾動著的喉結,最後游移到貼著瓶口的下唇。

「幹什麼啊覺,你都不講話,真讓人不習慣。」蓋上瓶蓋,瀨見轉頭看著沉默不語的攔網手,眨眨眼睛一臉困惑。

對方仍然沒說話。瀨見發現他的目光似乎是停在自己身上,但不知道是究竟怎麼回事。

「雖然不知道你怎麼突然問我這些,如果是擔心我的心境什麼的那完全不是問題啦,我調整得很好。」瀨見說完又露出微笑,看天童一動不動只盯著他看的模樣覺得甚是有趣,於是伸手在他眼前揮動幾下。

沒想到伸出去的手被對方突然緊抓住。

啊,懂了。終於弄懂了。

天童瞪大雙眼。

只是一雙佈滿繭和些許疤的手,為什麼得以分散到過多的關注;只是簡單的兩邊嘴角上挑的動作,為什麼看到的瞬間會有種內心湧進些什麼的感覺,某種比一百二十分的攔網狀態更加令人情緒高漲的東西。

天童嘆息。二傳手的手和球之間即使出現了什麼細微到幾不可察的變化,都有辦法察覺。然而自己卻連內心那點的改變都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的。明明應該是劇烈而明顯,卻反倒顯得層次緩慢、淺移默化,以至於居然到了現在才發現。然而為時已晚,徹底被改造的內心組織已經回不去最初的模樣。他也不在乎,不如說,他甚至為此欣喜。

該替這種感覺打幾分好呢。

「怎麼了啊你?」瀨見被嚇了一跳,但沒有把手抽離的意思,任憑對方抓著擺弄並且輕撫。直到天童摩娑著他的指間弄得他有點癢,才忍不住笑著掙扎了幾下。

「覺,這樣很癢啊。你到底在幹嘛,今天的你很奇怪。」

「你看看,真的很漂亮啊。」天童終於再度開口說話。

瀨見摸不著頭緒。

天童抬起掌中對方的手。「你的手,美麗的,手。」撫過每一個繭,每一道疤,再將手抬近,手背幾乎能感受到溫熱的鼻息。

雖然知道天童向來喜歡語出驚人,不過這回還真是……詭異啊。突然說一個男人手很漂亮,而且實際上明明就頗為粗糙的,這傢伙腦袋終於壞了嗎。瀨見這麼想著,臉頰卻不自覺微微發紅。

「英太君也更愛護點自己的手吧,不管是不是二傳手,只要是球員手都是重要的呢。」

「我知道啦,我一直很注意啊,也不曾把手傷到不能打球的地步。你突然擔心這做什麼。」

以前瀨見的手纖細,除了球繭之外沒有任何傷口,為托球而轉動的指尖帶來一種說不出的美感;現在他的手一樣纖細,只是多了因為不停刻苦訓練強勁發球而出現的大小傷痕。

「因為我很想念以前你的手啊,很漂亮的啊。」

但又如何呢。拋球、助跑、跳躍、手臂揮舞,依舊是令人心醉的,美麗的手。他依然喜歡這雙手,喜歡這雙手的主人,喜歡他發球前那展翅翱翔般愉悅而自由的姿態,喜歡他順利發球後露出喜悅且自豪的笑容。

那麼你又是怎麼想的呢,英太君。雖然被稱為Guess Monster,此刻仍然不能判斷你的想法呢。

「你為什麼今天變得這麼愛我的手,好噁心啊。」瀨見一臉嫌棄,但臉上的潮紅和嘴邊的笑不變。

不過,終將會如同預料的,我若此時做了判斷,必定讓它成真哦。

「多注意一點了,英太君——」

「好吧,就當作是為了你,我會愛護它們的。話說你什麼時候要放開我的手?」瀨見一臉無奈。

天童咯咯笑著。

Fin.

---

圖源:http://selpeda.tumblr.com/post/154301106363

寫到都不知道自己在寫啥(捂臉

因為蹲冷CP坑覺得又餓又寂寞,很藍瘦,於是就這樣拋棄所有的作業碼了人生第一篇同人文(這樣對嗎

算是第一次當自耕農,好久以前寫的兩篇全都無果了哈哈哈(。

最後天童要瀨見多注意點,除了指手的保護以外,同時也指要小心來自他的心的捕獲行動哦(what

好喜歡瀨見,喜歡天童對他的暱稱「瀨見見(セミセミ)」、「英太くん~」!覺得天童應該喜歡耍著大家玩但特別喜歡針對瀨見,瀨見則一直都是個好脾氣的媽媽形象人物(像菅和夜九一樣ww),雖然也會怒但當然打打鬧鬧過後對誰對什麼都能一笑了之。而兩個人雖是惡友的關係卻比誰都更關心更在意對方。也許在無形中就形成一股依賴感了,平常可能覺得挺煩的,一旦沒有又感覺哪裡不太一樣。

題外話,在洗澡的時候頓悟到,自己對於男人外貌的最高評價是美麗而不是帥氣,在淋浴間裡內心有點小崩潰不過很快就接受了呢(笑)瀨見是我心目中的美人類型啊(打滾

出於逃避作業和考試以及嚴重缺糧,想去AO3要授權翻譯幾篇,能行的話再放上來繼續推廣美麗的瀨見~

如果有人閱讀到此,我很感謝,如果能稍微喜歡我拙劣的文筆就太好了,一起繼續喜歡著瀨見見和白鳥澤和小排球的大家吧!

评论(2)

热度(11)